欢迎访问公益中国人    投稿信箱:zggydb@126.com 人员查询
loading...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益动态 > 记录

公益中国人重走长征路丨强渡天险大渡河

时间:2022-06-17 15:19:17  来源:公益中国人  作者:元振国

  公益中国人讯(元振国)2021年7月12日是公益中国人重走长征路第14天。中午从彝海回到了冕宁县城,在冕宁县城一摩托车门市花了近万元,买了一辆铃木125踏板摩托。整理好装备后,我便驾着它一路向北、向着大渡河安顺场方向行驶而去。

图片1.jpg

  下午五点多我来到了大渡河安顺场,沿着步道来到了中央红军强渡大渡河的旧址。1935年中央红军一师一团在团长杨得志的带领下,以一营营长孙继先为首的十八勇士胜利强渡大渡河,为红军北上打开了一个胜利的通道。

图片2.jpg

  大渡河南岸的安顺场原是太平天国石达开北渡失败之处,地势险要,两侧高山,中间河谷,无回旋余地。1935年5月24日至25日,红一军团在四川省越西县(今属四川省石棉县)袭占安顺场渡口,18名勇士组成突击队,在被敌人视为插翅难飞的天险防线上,打开一个缺口,冒着敌人密集火力奋勇渡过大渡河,为中央红军北上开辟了一条通道。强渡大渡河是中国工农红军在长征途中的一次著名战斗,在中国革命战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1935年5月上旬,中央红军巧渡金沙江后,沿会理至西昌大道继续北上,准备渡过大渡河进入川西北。蒋介石急令第2路军前线总指挥薛岳率主力北渡金沙江向四川省西昌进击;令川军第24军主力在泸定至富林(今汉源)沿大渡河左岸筑堡阻击;以20军主力及第21军一部向雅安、富林地区推进,加强大渡河以北的防御力量,在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的四万大军被剿灭的地方。蒋介石妄图重演历史,凭借大渡河天险南攻北堵,将中央红军围歼于大渡河畔。

图片3.jpg

  大渡河是岷江的一大直流。河宽300米,水深流急,两岸是险峻的群山,地势险要,大部队通过极其困难。5月24日,刚刚走出彝区的先遣队到达了距安顺场渡口30公里处的擦罗小镇。小镇上只有20户人家,但却有一座刘文辉供给西昌守军的粮库。当穿着国民党军服的一团到达这里的时候,粮库守备官还以为来的是中央军,立即上酒端肉热情款待。一团团长杨得志带领官兵故伎重演,不但在宴席上大吃大喝了一顿,而且还接受了粮库守备官如数交出的军粮。这笔数目巨大的的粮食让先遣队喜出望外但又不知如何处理;白花花的大米总计24万斤,用60斤装的大麻袋一共装了4千包。在把川军守备官兵俘虏了之后,这批粮食被红军总部分配给了各军团,剩余的全部给了镇子的穷苦百姓,不论男女老幼一人一麻袋,百姓们个个兴高采烈,直说:“红军好!红军来了把刘家的米给我们吃!”当晚8时,在翻越了最后一座山头后,刘伯承看到了从山峡间汹涌而出的大渡河,看见了令石达开4万农民军浮尸遍野的安顺场渡口。

图片4.jpg

  与此同时,在大渡河下游的大路上,由红一军团二师五团侦察连和军团便衣侦察队组成的佯装主力的第二先遣队,由红一军团参谋长左权和二师政委刘亚楼率领,也接近了大渡河。

  他们顺着通往大渡河的大路经泸洁,向越西方向前进。在小相岭隘口川军挖断了道路,加上了吊桥进行阻击。红军在当地一位采药老人的引导下,绕到川军阻击阵地的后面,突然向守卫吊桥的川军发动了袭击,一举占领了小相岭隘口。岳西县城的敌人向这里打电话没人接听,立即意识到隘口丢失了,他们竟然作出了放弃县城的决定,向大渡河渡口方向撤退而去。因此,通过小相岭隘口的红军第二先遣队没有经过战斗便占领了越西。三月的时候,四千彝民不满国民党政府的统治,在越西附近的三个县同时举行了暴动,并且围困了岳西县城。正当县城几乎被彝民攻破的时候,由于中央红军的接近,大批川军的增援部队到达了这里,暴动的彝民被迫跑到了附近的山上。现在他们听说越西城里的国民党军跑了,彝民断定能够吓跑国民党军的红军必定是自己的朋友,于是纷纷下山进入县城来欢迎红军。

  进入越西的红军第一件事就是把监狱打开。在彝族和汉族群众的注视下,红军战士用大木杠把监狱的大铁门撞塌,三百多名因参加暴动的彝民一涌而出。红军给每个彝民发了食物、布匹和银元,给全城的穷人分了粮食。结果整个越西城内要求参加红军的青壮年就有近千人,其中彝族青年就达四百多人。

图片5.jpg

  5月23日,第二先遣队到达了大树堡附近。红军接近大渡河的消息引起了川军的恐慌。川军王泽浚旅派出一个连从大渡河北岸渡了过来。这个连到达南岸后,在大树堡渡口以南鱼塘要隘上放了一个排,在渡口上放了一个排,其余的兵力驻扎在大树堡镇的街里。他们命令群众在街里堆放木柴和稻草,准备红军一到就马上放火烧街。

  到达鱼塘要隘的红军第二先遣队决定兵分三路进攻大树堡:一路占领要隘,一路攻击大树堡镇,一路直接占领渡口。大树堡镇的川军还没来得及防火,红军就冲了进来,俘虏了川军的连长。防守渡口的川军听到枪声,争相上船逃向北岸。赶到渡口的红军没有向他们射击,故意放他们回去报信。

  就在刘伯承看见了安顺场灯火的时候,左权和刘亚楼也到达了大树堡。与刘伯承率领的这一路红军秘密接近渡口不一样,左权和刘亚楼率领红军官兵开始了大规模的“渡河”准备。他们公开征集造船和搭浮桥的材料动员群众砍毛竹,并且声势浩大地把国民党政府的区公所也拆了。为了震慑川军和扩大声势红军还把从越西逃到这里的国民党县长拉到河边公审,然后当着对岸川军的面,把脑袋砍了下来。

  川军急忙调集来五个团,加强大树堡渡口北岸的防守。结果杨森部署在大渡河下游的近两万川军竟然连红军的影子都没有看到。红军第二先遣队冒充主力的佯渡行动收到了效果。

图片6.jpg

  5月24日夜,到达安顺场附近的刘伯承从一团团长杨得志那里得到了基本敌情:在安顺场渡口这面由川军两个连防守,对岸渡口有川军第二十四军第五旅的一个营筑堡防守。当晚,中央红军主力冒着大雨,朝着安顺场方向奔袭。刘伯承把一团一营营长孙继先找来,刘伯承对孙继先说:“知道石达开吗?就在这里,他的四万人没了。”这位二十二年后成为新中国第一个导弹基地司令员的红军营长说:“我不管他十达开还是九达开,参谋长下命令吧!”刘伯承说:“二营去下游牵制和吸引敌人,三营做先遣队的预备队,占领渡口的任务就交给你们一营。你马上去完成三件事。第一是拿下安顺场,占领后放上一堆火作为信号;第二是迅速找到船,找到了再放一堆火;第三是把一切渡河工具准备好以后,再放一堆火。三堆火都点起来,后续部队就上去。”

图片7.jpg

  晚二十二时,红一团由团政委黎林率第二营到渡口下游佯攻,团长杨得志率第一营冒雨分三路隐蔽接近安顺场,一连攻正面,二连和营重机枪排从东面,三连从西面,在大雨中突然发起攻击,经过二十分钟战斗,击溃川军两个连,占领了安顺场,并在渡口附近找到了一只船。

  刘伯承和聂荣臻在大雨中盯着安顺场方向,希望能看见孙继先点起的三堆火,但一直等到凌晨三点,一堆火也没有看见。这时,渡口已被占领,刘伯承边跑边喊着孙继先的名字来到了河边。孙继先跑过来,刘伯承大怒:“你跑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点火?”孙继先这才发现自己只顾作战和弄船,把点火的事忘了。刘伯承听了孙继先的回报,尤其是听到已经搞到了一条大船,火气顿时消了。

图片8.jpg

  这个夜晚,刘伯承没有睡觉,他找来有经验的船工,不但询问了渡河的种种问题,连操船的优厚报酬以及万一遇险的后事安排都谈妥了。看来红军准备在大渡河上架设浮桥的想法是不现实的,当地的船工们说连在河中插一根木桩都是不可能的,只有靠唯一的一条船先把对岸渡口占领后再说。

图片9.jpg

  5月25日晨,一营在大渡河集结完毕,刘伯承、聂荣臻亲临前沿阵地指挥。官兵们都要求第一个强渡。聂荣臻说:“谁也别争,由你们营长下命令,叫谁去谁就去。”

  没等营长孙继先下令,一营的三个连就争了起来,这时团长杨得志决定突击队员在二连中挑选。一营营长孙继先从第二连挑选了十七名勇士组成渡河突击队,连长熊尚林任队长,每人一只驳壳枪、一支冲锋枪、一把马刀和八颗手榴弹。由帅士高等四名当地船工摆渡。

  天色逐渐亮了。被大雨洗刷过的悬崖高高矗立,悬崖脚下的大渡河水奔流咆哮。对岸一个小村的四周修筑着工事和碉堡出现在红军将士的眼前。连长熊尚林下达了命令,突击队队员开始登船。刘伯承突然问:“赵章成来了没有?”参谋回答说:“来了,迫击炮和重机枪已设置完毕。”刘伯承说:“告诉赵章成,咱们的炮弹没有几发,瞄准那几座碉堡要打准!”赵章成这个红军中十分著名的神炮手,尽管他每次打炮前都要祈祷一番,但是关键的时候,他总能让红军宝贵的炮弹显示出惊人的威力。

  木船离岸了,八名船工奋力划桨。强渡开始,对岸的川军很快就发现了红军这条船,射出的子弹和炮弹把木船四周的河水打开了锅,南岸红军的轻重武器同时开火,掩护突击队渡河,炮手赵章成两发迫击炮弹命中对岸碉堡。突击队的木船在急流和弹雨中艰难地向北岸靠近的过程显得十分漫长,站在南岸的红军官兵眼看着船上的突击队队员中弹,船一头撞向河中的礁石上。刘伯承万分紧张,如果唯一的一条船抢渡失败,其后果不堪设想。在红军官兵焦急的呐喊声中,操船的四个船工跳下了水,脚踏礁石背靠船帮用力将船再次推进水里。船在极大的旋涡中随时有翻覆的危险,船上的四名船工奋力掌握着船的平衡。岸上的红军官兵的嗓子都喊哑了:“机枪打呀!快撑船呀!”

  船终于从礁石边的激流旋涡中挣脱出来,在距离北岸几米的时候,船上的红军突击队队员站了起来。川军也从北岸那个小村庄周围的阻击工事里冲了出来。对于已经完全暴露在敌人面前的红军来说,这一刻只要稍有迟疑就会瞬间被消灭。

  杨得志急令重机枪压制川军反击。赵章成这次没有事先祷告就开火了,这个有着丰富战斗经验的炮兵连连长早已把射击参数算准了。两发炮弹出去,不偏不倚地在川军冲击的队伍正中爆炸了。重机枪手李德才的火力跟着赵章成的炮弹,死死地封锁住了川军的反击路线。

  突然,冲锋的军号不响了。刘伯承和聂荣臻几乎同时喊道:“怎么不响了?怎么不响了?赶紧吹!”小号手再次拿起军号,由于太紧张,军号怎么也吹不响。这时当过号兵的萧华一把拿过号来用力吹了起来。

  木船“轰”的一声撞上了对岸。川军的手榴弹雨点一样滚下来,岸边的悬崖石壁上响起了一连串的爆炸声。红军突击队员从硝烟中穿过,沿着石壁上的台阶冲上了川军的阻击阵地,击退川军的反扑,控制了渡口后,后续部队及时渡河增援,一举击溃川军一个营,巩固了渡河点。

图片10.jpg

  在中国工农红军战史上,强渡大渡河的十八勇士的名字将永远熠熠生辉:一营营长孙继先、二连连长熊尚林、二连二排排长罗会明、二连二排三班班长刘长发、二连二排三班副班长张麦克、二连二排三班战士张桂成、萧汉尧、王华亭、廖洪山、赖秋发、曾先吉。二连三排四班班长郭世苍、二连三排四班副班长张成球、二连三排四班战士萧桂兰、朱祥云、谢良明、丁流民、陈万清。

  刘伯承对参谋说:给军委发电报,大渡河渡口已经被我军突破。

  二十六日,大雨倾盆。中央红军主力部队和中央纵队在大雨中向安顺场急促前进。中革军委命令每个官兵都要扛两根毛竹,毛泽东自己扛了四根。在路上休息的时候,毛泽东遇到当地的一位老秀才,他便向老秀才问起当年石达开的事,老秀才看看毛泽东身前身后的队伍,半天才说出一句话:“大军切勿在此停留。”

  当毛泽东到达大渡河的时候,他的担心终于成了现实。

  目前,红军一共找到了四条船,只有一条是好的,其余三条都需要修。刘伯承计算了一下:一条船最大的容量是三十人,往返一次最少要一个小时,一天一夜仅能渡过去一个团。如果按照这个速度,中央红军全部渡过大渡河需要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可是,薛岳的国民党中央军已经越过了德昌正向大渡河急促挺进,川军杨森的部队距离安顺场也只有三四天的路程。中央红军根本就没有一个月的渡河时间。

  一个新的渡河方案形成了:在此兵分两路。红一军团一师和干部团继续从这里渡河,渡河后组成右纵队,由刘伯承和聂荣臻指挥,沿大渡河北岸向上游的泸定方向前进,以接应从那里夺桥渡河的红军大部队;红一军团二师和红五军团为左纵队,由林彪指挥,沿大渡河南岸奔袭至上游的泸定桥,在那里夺桥渡过大渡河。其他部队和中央纵队随后,一律立即改变行军路线向泸定桥前进。

  随后,红一军团第一师和干部团由此渡过了被国民党视为不可逾越的天险大渡河。

  强渡大渡河是红军的一次生死之战,能否渡过河去,是中国革命的关键,为了渡过大渡河,在作战开始前,先遣队首长对这次作战给予了高度的重视。他们同作战部队一起制定渡河方案,并强调这次渡河作战的重要意义,从而使作战部队增强了信心,鼓足了勇气,为作战取得胜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勇士们正是凭着对中国革命的无限忠诚,发扬大无畏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不怕困难,不怕牺牲,冒着敌人密切的炮火向对岸冲去,并成功地为后续部队打开了一条通道。红军部队成功地强渡大渡河,十八勇士在作战中的英雄壮举,在中国革命战争史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保定市关爱独居老人志愿者协会第一期培训班成功举办
保定市关爱独居老人志
安徽界首光武派出所加强娱乐场所安全检查 消除安全隐患
安徽界首光武派出所加
残疾老人驾车翻落水中命悬一线,广平小伙徐晓涛舍身相救!
残疾老人驾车翻落水中
邢台市信都区爱国拥军联合会揭牌仪式隆重举行
邢台市信都区爱国拥军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特别公告 | 组织机构
中国文化信息协会民族民间文化专业委员会
健康导报(邮发代号1-361)公益慈善特刊
健康导报健康中国人活动组织委
主办
京ICP备10039517号 频道识别号:011050312012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2275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