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公益中国人    投稿信箱:zggydb@126.com 人员查询
loading...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益动态 > 记录

公益中国人元振国总编探访八特红色革命史

时间:2021-02-03 11:22:55  来源:燕赵佳话搜狐号  作者:姚龙风

八特千年弘济桥。

2021年元月一日,新年的第一天,天气晴朗,万里无云。八特古镇迎来了一位探寻八特红色革命历史的客人——公益中国人总编元振国先生。

作为一名公益记者,他热衷于公益事业,坚持以“倡导公益创新、报道中华好人”为宗旨,以“传播公益文化,弘扬公益精神”为己任,组织和开展各项公益活动,传承雷锋精神,以公益记者为中坚力量,用手中的笔触和镜头激发人们爱国信仰,尽自己之责,行心中之善,做公益理念的积极倡导者、践行者,从而为中国梦增砖添瓦。

元振国先生从青年时代起,受红色文化熏陶,学习雷锋好榜样,践行共产党员“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关注希望工程、扶贫帮困助残、革命老区等山区乡村振兴,亲自体验红军过雪山、渡大渡河的艰险......始终践行一名共产党员的坚定信念。

元振国总编在磁县“红色教育基地”指挥部遗址

2020年12月底他去湖南参加了毛主席诞辰庆典;回长沙后,在长沙市开福区潮宗街梓园巷青爱工程湖南省基地与中国青爱工程顾问、青爱工程湖南省基地主任曾展生,湖南省青爱公益发展中心秘书长封浩军,以及秘书处尹进、赵垚垚等进行了座谈交流;又与原花明楼刘少奇故居管理局罗雄局长见了面,罗雄局长说刘主席1925年在磁县六河沟煤矿开展工人运动的事情,在1924年至1928年前后的资料不完整,原计划本人亲自跑一趟,正巧元振国总编返邢台,距离这里路程近,委托元总编顺路去探访一下。

1924年至1928年前后,正是刘少奇主席在六河沟煤矿与太行山区发动工人革命的时候。为了将这段历史补充完整,元振国总编在百度上查找,看到峰峰八特申海顺先生写的《刘少奇同志在八特村的四天四夜》等文章后,经与党史馆负责人协商后,他在返程途中先去了磁县白龙庙“红色革命教育基地”总指挥部遗址,然后直接到八特寻找《刘少奇同志在八特村的四天四夜》文中的知情人。

左起:申海顺、孟大风、元振国、申天太

下午2时许,元振国总编到八特后,在大街上打听连雨顺和刘少奇主席曾经住过的地方,问了个年轻人,年轻人不认识连雨顺,也不了解这段历史,回家后说与家里大人听。八特古文化研究会成员申天太听说后,连忙找着元振国总编,带他到刘少奇主席曾经居住过李凤山旧居以及连廷秀旧居进行考察,并作了简单的介绍。随即通知了研究会成员孟大风、申海顺、姚龙风,在菜市场附近的龙庆洁家中进行座谈,确认、了解这段历史。

刘少奇主席居住过的小院,位于峰峰矿区和村镇八特村王家街东头卷棚往南一个小胡同的尽头,这所小院原属于李凤山,现为孔二存所有。李凤山是李东生父亲、孟大风公公,在一次国民党敌匪追捕战斗中,危急时刻,将纪德贵救下,俩人从此结为生死之交。

八特文化资深研究员申海顺先生说:刘少奇主席曾三次到过八特,第一次是1928年夏,刘少奇同志以中共中央代表的身份来到磁县六河沟煤矿,深入到工棚和井下,宣传党的政策,了解矿工生活,秘密发展党组织,领导矿工罢工。当时的六河沟煤矿,由卖国贼、亲日派曹汝霖等管辖。为了更多地掠夺峰峰煤炭,岗哨如林,特务如毛,电网密布,极为恐怖。

不久,少奇同志的行踪被国民党特务得知,大批警察和特务,在矿上进行拉网式的搜查。为了确保少奇同志的安全,我地下党组织将少奇同志藏在百米井下一安全隐蔽处。后来,国民党特务对搜查更加严格,规定:凡上下井的矿工须接受搜身检查,不准带水带干粮。我地下党组织负责人纪德贵与党员骨干,认真研究制定出让少奇同志安全脱险的营救方案:他们将少奇同志藏入一空煤罐中,罐中上横放着些塘材、荆笆,罐上面搁些大小煤块,又装上些碎煤块,随后将煤罐提升到井口,井口人员迅速将少奇同志安全转移到界城镇孙庄我党一堡垒户家中........

刘少奇主席在八特居住过的小院

几天后,纪德贵等人见国民党特务将通缉少奇同志的布告贴满大街小巷,为了稳妥起见,纪德贵与十余名游击队员,全幅武装,星夜兼程,将少奇同志护送到和村镇八特村,他来到结拜朋友李凤山家中,说明原委,因李凤山与纪德贵是生死之友,满口答应下来。

李家位于村南边,院不大,西屋两间,南屋两个,分别为两间、两间半。如遇紧急情况,一出大门往南不远,可潜入青纱帐;二可翻越矮墙,转移到东邻居家中藏身。

少奇同志在李家住下后,李家严守机密,从不打听客人的姓名、来历,守口如瓶。生活上除吃家常饭外,还变卖些家产,给少奇同志煮鸡蛋、熬鸡汤,以滋补少奇同志虚弱的身体。为了“客人”的安全,李凤山及家人昼夜站岗放哨,生怕有一丁点闪失。而少奇同志呢,白天批阅文件,写材料,夜里到村外树林里或废砖窑中接待区干部、地下党组织负责人或游击队长。在国民党特务横行、白色恐怖的八特村,少奇同志沉着应对,将个人的安危置之度外,呕心沥血,为党工作的精神永远印证在八特人心中。

刘少奇主席在八特居住过的小院大门

少奇同志在八特村李家只待了短短四天,这天后半夜,李家一下子进来二十多名全幅武装的赤卫队员,少奇同志居住的南屋都站满了,其它人只好站在院子里。他们是来接少奇同志到太行山一堡垒村,接受党中央新的任务。临行前,少奇同志紧握着李凤山的手再三表示感谢,并坚持留下饭钱,李凤山说什么也不肯收.......

将少奇同志送走后,纪德贵对朋友李凤山相视一笑,便紧攥住李凤山的手道:“你知道在你家住的穿制服的人是谁?”李凤山摇摇头答:“不知道!”“那你再猜猜?”李凤山想了想笑着说:“你平常领来的人多了,又是区干队,又是游击队,全是带盒子炮的!我咋能知道都是谁啊!反正我觉得‘客人’和蔼可亲,说话中听,准是领导咱穷人翻身得解放的头头儿”。

此时,纪德贵大笑起来,朝李凤山抖了底儿:“老兄啊,在你家住的那个穿制服的‘客人’是中共中央的大人物——少奇同志。”他看着惊呆了的李凤山压低嗓门接着说:“前几天,少奇同志在六河沟险遭被捕,刚脱险就转移到八特村,多亏凤山老兄你的照料啊”.......

时光荏苒,一晃数十年过去了,每当提及此事儿李凤山总是兴奋不已,必将环膝戏嬉的儿孙们叫到身边,动情地讲述那段难忘的故事,教育儿孙永远跟党走。

李凤山1955年去逝,终年58岁。1956年夏,凤山之子李东生在亲人陪伴下,乘坐马车到鼓山东峰局一院看望了名誉院长纪德贵。

油坊院内的老槐树。

说罢,申先生点燃一支烟,回忆着少奇同志当年的脱险情景。

一九三一年深秋的一天傍晚,劳作了一天的八特村民,早已进入了梦乡。秋风袭来,将玉米、高粱地秸秆吹得沙沙作响。“砰砰砰”一阵枪响划破了寂静夜空,也惊醒了睡梦中的村民。一年轻人迅速穿过青纱帐,沿着村北后街官井,匆匆地跑来,穿越几条胡同和几堵矮墙,疾步来到村东观音庙东侧的东坡头,见一人家儿还亮着微弱的灯光,原来是八特村油坊掌柜韩恒年正在刷锅洗碗,清洗油坊器具。年轻人一个箭步跑进来,操着浓浓的湖南口音:“老乡哥,有人追我,借大哥棉袄儿一用。”韩恒年见来人说话和气,睿智豁达,迅速脱下棉袄儿、粘带、白羊肚儿毛巾。又从锅底顺手摸了一把锅灰,抹在了年轻人脸上,并帮他系好粘带,伪装成油坊徒弟,洗刷起碗筷来。

机智的韩恒年将敌人骗走后,年轻人把棉袄还给韩恒年,低声说:“我叫胡服,刚才好险啊!多谢大哥出手相救,还为我挨了打。”说完向韩恒年深深地鞠了个躬,接过韩恒年在煤渣窑里藏的护身小手枪,转身迈着坚毅的步伐往鼓山岭东的西佐方向,摸黑急去……解放后,韩恒年才知道“胡服是少奇同志的化名。”韩恒年的油坊现在已不复存在了,院内的老槐树依然生气勃勃。

左起:姚龙风、申海顺、龙庆洁、元振国、申天太、孟大风、崔运河

少奇主席第三次到八特是在1942年,受党的委托,从事地下革命活动工作,至今在民间还广泛流传着当年少奇同志与煤老头连廷秀的故事……

座谈会上,就刘少奇主席在1924年至1928年期间在八特革命活动轨迹,各抒己见,争先发言。元振国总编表示,这次八特之行收获很大,他会将这次了解的情况汇报给刘少奇主席故居管理局罗雄局长,春节后会派人来专访。随后众人一起合影留念。

下午3点50分,在众人的目送下,元总编驱车沿邢峰公路缓缓朝邢台方向驶去。

作者:姚龙风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公益中国人元振国总编探访八特红色革命史
公益中国人元振国总编
汇能科技向抗疫代表颁奖仪式在教育春晚举行
汇能科技向抗疫代表颁
9958应急救援协作平台2021年2月1日常规任务简报
9958应急救援协作平台
护绿行动 | 中央环保督察组交办的双峰县恒鑫采石场“破坏生态问题”何时落实到位?
护绿行动 | 中央环保督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特别公告 | 组织机构
中国文化信息协会民族民间文化专业委员会
健康导报(邮发代号1-361)公益慈善特刊
健康导报健康中国人活动组织委
协办
京ICP备10039517号 频道识别号:011050312012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43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