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公益中国人    投稿信箱:zggydb@126.com 人员查询
loading...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益动态 > 记录

刘少奇、纪德贵与八特“老煤头”连廷秀那段不解之缘

时间:2021-02-03 11:55:53  来源:燕赵佳话公众号  作者:韩庆平 申海顺
2.jpg

  笔者申海顺(右)与连廷秀次子连雨顺座谈。

  引 子

  远离了枪林弹雨,淡忘了炮火纷飞。光阴似箭,一晃近八十年过去了,而在峰峰八特古镇,每当村人路过王家街南胡同连家小院时,便回想起老一辈革命家刘少奇、纪德贵与“老煤头”连廷秀的那段不解之缘。

  一、“老煤头”由来

  一天天呀一年年,狼狗嚎啊风如鞭。

  凄风血雨夜沉沉,矿工日子苦无边。

  吃的发霉黑豆饼,穿的破衣麻袋片。

  破窑难遮风和雨,血水榨干筋骨断。

  滏河垂首在哭泣,矿工何时见晴天。

  糠菜伴着泪水咽,鬼子心毒蛇蝎般。

  白骨累累万人坑,鼓山怒目问苍天。

  矿工何日能翻身,谁人为咱报仇冤。

  峰峰矿区八特镇连廷秀十四、五岁时就在村南存玉坡下煤窑,刨煤、在井口把钩、拐煤筐、拉轱辘(1),受尽了日本工头的打骂欺压。以上矿工谣,是他小时矿工生活的真实写照。少年时的他,为了生存,在潮湿、闷热、四面石头夹块肉的百米井下,与穷哥们一起,光着膀子嘴含长脖子豆油灯,一步一屈艰难地向前刨煤、拉轱辘。

  连廷秀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峰峰四矿退休,只因资历老,人们都喊他“老煤头”。其次,“老煤头” 的绰号缘由是他的直爽的性格,说起话来就像竹筒倒豆子—个不剩。平时遇到歪门邪道,看着不顺眼的事,总要与人争个面红耳赤,直到对方服软才肯罢休。再一个起因是他的犟脾气。上世纪七、八十年代,“老煤头”因病住院,可能是医护人员照料不周,一时性起,抡起手中的铁拐杖,把病房里的医疗设备砸了个稀巴烂,吓得医生和护士仓皇逃离。院长上报矿长,矿长亲临医院,一看是“老煤头”,当即把院长和医护人员训斥了一顿,又转身笑脸相迎:“煤头哥,都怨兄弟教育无方,兄弟给老哥陪情了。”一看矿长赔了礼,“老煤头”才算勉强圆了场。矿长随后对院长众人痛责道:“你们一个个都眼瞎啦?就不看看他是谁?他是咱峰峰四矿的大功臣,当年给刘少奇当过向导,站过岗,放过哨,吃住在他家,局、矿领导都让他三分,你们吃了豹子胆啦,以后再不尽职,一个个都小和尚卷铺盖——离寺!”此闻传出,峰局愕然,“老煤头”连廷秀的名字那是隔着窗户吹喇叭——名声在外啊!

图片

  荒废的连家小院。

  二、见到纪司令

  一九四二年,磁县、武安、峰峰一带的抗日战争步入最艰难时期,华北日军集中75%的兵力焦聚、把矛头直指山西八路军总部——涉县赤岸129师驻地,加上蒋介石采取不抵抗政策,迫于日寇的淫威,中央军成建制地投靠了日军,太行山解放区军民面临着饥饿、缺盐、缺棉诸多困难(2)。此时的连廷秀已20岁出头,依旧在八特存玉坡煤矿把钩、刨煤、拉轱辘(1945年改为峰峰局四矿八特井)。

  一次,井下停电,磁县天壕村一长兄凑到他身旁,悄声地说:“兄弟,想不想过上好日子?”答:“可想,做梦都想。”又问:“跟哥干吧,像咱们这些穷矿工熬到猴年马月是个头啊?在俺村和太行解放区有成千上万拿枪的穷苦人。”连廷秀疑惑地问:“我对你不太熟悉,听口音,离八特不算太远吧?”答:“俺是磁县天壕村的,姓柴,是磁武县四区干队(游击队)区长柴艮山的单线联络员,哥观察你好久啦,兄弟你出身苦,从小就当童工,把钩、拐煤、拉轱辘,受了不少牛马罪哩!”连廷秀好奇的问:“区干队是干啥的?”答:“区干队......我也说不全唤,就是拿起枪跟小日本干的八路军游击队,区干队(地下游击队)上级大官叫纪德贵司令。在解放区战士中,有好多煤矿工呢!要不要见见纪司令?”连廷秀连忙点头答道:“见,见,见”!

图片

  太行区1939年夏季反“扫荡”示意图。

  几天后,在柴联络员推荐下,连廷秀徒步来到磁县天壕村,见到了八路军129师纪德贵大司令。纪德贵时年四十岁上下,身着八路军装,腰间别着手枪,说话和气,待人亲切。纪司令给他讲了不少革命道理,使他明白了穷人要想翻身求解放,必须拿起武器,打败日本帝国主义。临别时,由联络员陪同,又看了天壕解放区军民团结、分田到户、男女平等的情景,更加增强了跟共产党纪司令干的信念……

  转眼间到了芒种节气,纪德贵先来到八特南门阁北观音堂旁的豆腐坊料理了些事务(明为豆腐坊,实为八路军的秘密联络点),便朝北面弘济桥拐子街走去。拐子街是域内外山民扛长工、打短工的场所。在人群中,纪德贵见到连廷秀,他一把将连廷秀拉倒“楸树坡”的浓阴下问:“小兄弟,想的咋样啦?”答:“麦子哥,我早想好啦”。问:“噢---早想好了,说说看。”答:“麦子哥,俺跟定你了,只要是打鬼子,有啥事(任务),你尽管吩咐,俺保证跑不了风,漏不了馅儿,泄不了密,掉不了地儿。”问:“干八路可是掉脑袋的事儿,那可是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随时都可能掉了。”说着,纪德贵用手指了指自己的头部。答:“俺不怕!只要是能把鬼子打跑了,咱穷苦人有地种、有饭吃,俺就啥都不怕,俺跟你跟定了。”此时,纪德贵笑了笑,一双有力的大手,拍在连廷秀的肩膀上,道:“小兄弟,你考试合格了”!

图片

  武南人民抗战形势图。

  三、刘少奇与连廷秀

  一九四二年,磁山、八特、和村等地,已陷入日占区第六个年头,这年五月,日军集中兵力对太行山区进行残暴的“围剿”大扫荡。当时的八特镇不算太大,日寇却设防了三个炮楼,村东岗地(现宝信铁厂厂址)、村西设简易炮楼,村北八特坡(现八特申明成洗煤厂厂址)设有水泥、砖、石筑的上下两层炮台,架有大炮、重机枪,与磁山、和村、崔炉、牛凹堡的群炮楼呈为犄角,致使沿洺、滏两畔,无一死角。

  八特村东炮楼,占地数亩,周围一深壕,布防蒺网,内设木吊板;村西掘一封锁沟,沟深、高各六米,而城墙高二丈余,下宽1.5米,上宽0.5——0.1米,村中日、伪军、特务多如牛毛,鬼子常到村中欺男霸女、烧、杀、掠、抢,当时的八特镇,南北的和村、磁山各设一日军司令部,配有大炮,曾有多发落在村中。血雨腥风,实为恐怖。

  但是,八特并非铁板一块,在一九二八年少奇同志当年播下的革命火种,早已生根。七七事变后,八路军129师第三支队队长田长江、政委吴福善(3)在八特筹备起129师抗日四支队。八特山货行、纪号豆腐坊为我党地下联络点,地下党组织发动鼓励村民当兵、当八路,运日禁货(煤、油、棉花、食盐、布匹等)到根据地,实际上八特早已是敌后红色堡垒村。

图片

  支前民工的小推车。

  一九四二年,我党北方局书记、著名的工运领袖刘少奇,受党派遣,多次到八特镇从事地下工作。而“老煤头”连廷秀便成了首选的向导,“内线”“亲戚”。少奇同志、纪德贵等人常常夜半来,天擦亮走,有时天擦黑儿来,每次来,都是连廷秀当向导,翻城墙,越深壕,穿铁蒺网,绕炮台,碰到敌哨盘查,以“远房亲戚”为托词,塞其两个银元,巧妙进八特村中连廷秀家。而少奇同志呢,每次来都是在“青纱帐”“瓜棚”“旧砖窑”、子母崖洞树林中,召集区小队、区干队、各地党组织负责人、各游击队队长开会,听汇报、宣传党的方针、政策,布置下一步抗战工作。有时,忙起来,就干脆住在“老煤头”连廷秀家中东小屋,连廷秀一家人除站岗、放哨(大门外如:纳鞋底、搓麻绳等),还尽家里财力,差三差四改善少奇同志的生活,滋补少奇同志虚弱的身子骨。

  少奇同志在八特大的革命活动,下民间采访不下三次。少奇同志当年身处险境,泰然处之,沉稳应对,兢兢业业,呕心沥血,为党为人民工作的精神给八特人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图片

  太行根据地创建与开辟时期形式要图。

  尾 声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近八十年过去了。八特“老煤头”连廷秀于二零零三年病逝,享年84岁。村人怀念这位老人的功绩,每当人们路过王家街南胡同连家小院时,就想起当年少奇同志与老人的不解之缘。

  记得前些年,笔者曾陪同邯郸文化专家来考察,到“老煤头” 旧宅,采访连廷秀老人的长子连雨来,看样子近七十岁,脸色蜡黄,正患癌症,躺在炕上静养。当我们说明来意后,听说是采访当年家父与少奇同志的交往时,顿时来了精神。他挣扎着起床,拄着拐棍,艰难地跨过门槛,指着东小屋道:“家父常讲,当年少奇同志就住在这个屋哩!”细观小院,院不大,有东、西屋各三间,南面有厕所与过道。

  前年秋,笔者在八特古卷棚(明末清初建)巧遇连廷秀次子连雨顺,当拉扯起抗战时少奇同志与家父的那段缘分时,他不假思索动情地说道:“听家父说一天傍晚,旧宅小院一下子进来约二、三十个八路军战士,个个腰里别着硬货(手枪)。少奇同志住的小东屋站不下了,其他人就站在小院。少奇走到院中,回头望着东小屋,久久凝视着……后在警卫战士再三督促下,才走出院子,沿滏口径南川古道(4),直奔太行解放区,接受党中央新的任务去了”。

图片

  连廷秀次子连雨顺夫妇。

  少奇同志走后,纪德贵笑着向连廷秀:“二弟,刚才接走的穿制服的中年人是谁?”连廷秀摇摇头答:“不知道。”纪德贵悄声耳语说:“他就是咱党中央的二号人物,大名鼎鼎的北方局工运领袖刘少奇同志啊!”“麦子哥,你平时常说,不该问的事儿绝不能问,你不说,俺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咋猜的?”“你看那穿制服的中年人,高个儿,高鼻梁,两眼特有神,说话耐听,待老百姓亲切,沉着稳重,那么多人来接他,腰间全别着硬货,我猜他肯定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

  1949年农历十月十八,是解放后第一个庆丰收会(原是赵王庆丰收庙会,八特资深学者王秀文提供)。纪德贵之子李圆(5)专程来八特看望了“老煤头”连廷秀老人,老人领着李圆到庙会中心旧址赵王殿祭拜了赵王 (赵惠文王)、窑神庙(供奉的是蔺相如),游览了申、韩大院、弘济桥等景点,临别时李圆就连廷秀在抗战期间对少奇主席和家父纪德贵的照料所作的贡献,深表谢意。

图片

  八路军总部(晋)。

  敬爱的刘少奇、纪德贵等巨星虽已陨落,老一辈的革命活动却在八特人心中留下了美好的回忆,永远激励着八特人继承先辈们的遗志,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沿着习近平主席新时代思想的金光大道砥砺前进。

  (1)拉轱辘:有四个铁轮上装煤炭运输工具。

  (2)中国革命史。

  (3)八路军129师第三支队队长田长江(1910年至1980年,湖北汉阳人,生前任武汉军区后勤油料部部长等职,享年80岁。申洪乾供)、政委吴福善(1911年至2003年,江西吉安人,1955年任中将,广州军区司令员,空军副司令员等职,享年90岁。申洪乾供),在八特筹建起120师抗日四支队,并将八特“山货行”“纪号豆腐坊”设为我党地下联络点。

  (4)南川古道:滏口径指峰峰至八特段(狭义上讲),分为南北川古道入晋。南川古道经八特、崔炉、刘庄、涉县入晋。北川古道经磁山、阳邑、涉县达太原,八特处两川古道咽喉。

  (5)李圆:纪德贵与八特李凤山乃生死之交,拜把子朋友,因李家原有一儿一女先后夭折,故过继李家。

  本文参考百度网“工运史”民间轶事。

  连廷秀长子连雨来、次子连雨顺口述。

  作者:韩庆平 申海顺 图片:韩庆平 姚龙风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刘少奇、纪德贵与八特“老煤头”连廷秀那段不解之缘
刘少奇、纪德贵与八特
公益中国人元振国总编探访八特红色革命史
公益中国人元振国总编
汇能科技向抗疫代表颁奖仪式在教育春晚举行
汇能科技向抗疫代表颁
9958应急救援协作平台2021年2月1日常规任务简报
9958应急救援协作平台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特别公告 | 组织机构
中国文化信息协会民族民间文化专业委员会
健康导报(邮发代号1-361)公益慈善特刊
健康导报健康中国人活动组织委
协办
京ICP备10039517号 频道识别号:011050312012 (发证机关:国家广播电影电视总局)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京)字第04363号